熊纸

如果哪里都有光,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不是告白,是暗恋。




    图来自不羡归大大的《江山河山》的脑洞。此文太棒,膝盖已割。

    板绘复健。真的是有两年没有碰过板子了,而最近一年也没怎么画画……真的是退步了啊。

  本来打算给大大告白,画完自己嫌弃了,于是就默默的自己写个日志暗恋下吧。

   最先萌蔺靖的时候还没有看琅琊榜,而是先看的bilibili的阿春酱UP主的MV。后来看完原剧后,我惊奇的发现自己萌的居然是拉郎。

  我以为自己看了原剧就再也无法正常的看同人了——本人作为一个理性思维太占主要位置的超现实girl,凡事基本先考虑合理性的性格真是个巨大的悲剧。

  不是因为蔺靖压根没同框所以萌不起来,不同同框也可以同床嘛,咳咳,不对,也可以根据原作剧情推导两人的因缘际遇嘛。重点在于而是我很难想象蔺晨为了萧景琰放弃江湖一生在金陵当个谋事,更难想象萧景琰会放弃帝位与蔺晨浪迹江湖。

   萧景琰是个好皇帝,而且是难得的明君。我认为他不会放弃帝位,不仅是因为他耿直不会卸下肩上责任,更是因为他要是放弃当皇帝太可惜了。这是我个人与很多人思考有出入的地方。理由其一,所谓帝王心术,真的是很中二又很可悲的东西,如果人类社会进步靠的是勾心斗角,城府心机,我们现在还在小平房里喝米汤呢。一个耿直的,能出于本心为大家做事的领导者,才是优秀的王。

   其二,则在于,优秀的领导者自己不需要很聪明,更不需要万能,而是能知人用人,用人不疑。琅琊榜里,从侧面表现了萧景琰知人用人的才能,梅长苏事先设计萧景琰和几位有能力的官员,比如沈追、菜荃,见面。而仅仅几面萧景琰就能确定这些人却是治世之才,并乐于与这种人相识结交,而能人志士也是出于本心追随萧景琰。虽然相遇不是偶然,但相遇后能长时相处,即使是梅长苏都没能力让能人志士跟萧景琰一辈子。足以可见,这是萧景琰自身的魅力和能力。

    其三,能用兵者,必有勇智。若说这世界上什么最困难,我个人觉得那肯定要属领兵打仗。如果有人有兴趣打算考军校,就一定知道,比起清华北大,军校的智商能力的要求高太多了!战争学是一门综合的学问,即使放在古代,没有什么信息战这种东西,兵源粮草涉及农政,攻城略池涉及兵械,行阵整兵涉及体制,再加上兵法战术,又要懂人心斗益智……林林总总加起来,会打仗的人不是个完人,也一定远胜常人。萧景琰多年征战,常胜的不败将军,如何会是个平庸之辈?

    再者说说蔺晨吧。提起蔺晨,一定要说说琅琊榜这本小说一大亮点,庙堂和江湖并立。琅琊榜本来就是个架空的古风文,所以先不纠结历史上是否存在江湖这个问题,然后我们再理性的反推——如果朝堂能与江湖并立,那么就说明,江湖自有江湖的一套联系机制,或者说信息体系。唯有如此,那些江湖上的游侠和门派才能不被国界所限,在乱世中相互联系,相互融合,而这个联系的信息体系的集中体现就是琅琊阁。按照现在的话来说,琅琊阁简直就是一个黑客云集的无政府组织。

    一个强大的组织如何能够既把控世界核心信息,又能保持自身的无政府性呢?答案很贱,就是因为他无政府,所以才能把控世界核心信息。

    若是被一个国家所控制,那么他必然会被其他国家排斥,自然很难获得其他国家的信息。而琅琊阁游离于三界之外不涉朝堂中事,才因此能够获得多方信任,多方信息。如果蔺晨这个琅琊阁主真去大梁当谋事了,大渝,夜秦,南楚自然会踏平琅琊阁,管你十八边上哪里有什么这江湖门派,那江湖门派,合起来也不能和军队扛吧?更何况,这些江湖门派很多都是依附于所在地域所在国家的,比如,南楚的宇文念小公主所属的江湖门派就是南楚前禁卫军老爷子办的,再比如卓鼎风天泉门派是大梁的门派。

    即使蔺晨再怎么至情至性,为所爱愿意一生被囚于小小一龙池,也依然连被爱囚禁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个悲剧,谁说有情人一定要每天黏在一起呢?一段成熟的恋爱,是即使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依旧爱你。

    于是《江山河山》这篇文,就从两人一个居庙堂之高,一个处江湖之远,却依旧因为际遇相遇相知相爱。这段恋情的好处就在于,深居殿宇的萧景琰透过蔺晨游历的见闻,仿若亲自踏遍了万千江山,甚至去到了不属于自己梁国的外域,而一生本如无脚鸟的蔺晨,也终于寻到一个独一无二的巢窠。

    江山河山,庙堂江湖看似是两个遥远的极端,却因为爱情而并行,而相互联系。这么苏的爱情,简直萌得我腿软啊!

    于是今天我仍是一个被蔺靖荼毒不浅的迷妹。

    最近自己也开文,写了篇《爱上层楼》。第一开始写这篇文,其实就是晚上睡太晚了,一时兴奋,再加上想体会一下写手们的心理状态,但写到后面却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想要阐释一下自己心中的蔺靖。    

    所以不出于吸粉的目的,这篇写出来“说不定只有作者自己会看”的文,核心想要表达的主题其实很简单。其实不存在什么庙堂江湖的严格界限,庙堂和江湖可能很远,但是庙堂江湖里往来的人是灵活的可以自由来往于世界的任何地方。不同的人在一个世界上总会相遇总会相见,又会因为自己认识的人认识新的人,没有谁是孤独的,即使是那个圣心独裁,走着被认为是孤独帝王路的帝王。

   于是,那些感慨人世寂寞孤独的年轻人,在经历岁月的磨砺后回首再评论过去,会笑着对死党说“不过是爱上层楼罢了”。




评论(2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