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纸

如果哪里都有光,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琰帝中心】长明灯(一发完,肉)

Warning:攻方不明,请自己脑补;从恏;虐,慎入;部分逻辑喂狗。

铜铃儿生贺 @眼睛瞪的像铜铃 

不好吃,或者吃不下千万别勉强。

————————————以下正文——————————————

 

朝堂寂静,夜骤深,依旧灯火通明。

百官朝列,匍匐于庭上,匍匐于天子脚下。

以额触地,玄龙衣,入目所及,仅仅是金线钩镂的绣角。内监传报声悠悠于殿,止于最后几字:

“……罪臣中书柳氏,投狱赐死,钦此——”

数日前,梁楚之战告罄,楚败,划数百城池予梁,也抖出了三朝老臣勾敌叛国之实。

柳氏,女子为后,老儿丞相,富贵已极。

已极,除残去秽,涤地无类,又是一轮权权更迭。

废相,高堂之上,更无人能近阶龙椅。

天威在上,百官称誉。

殿内长明灯摇摇曳曳,照着赤紫仕服,如浪涛般伏臣,如潮水般退出武英殿。

 

“陛下,今夜召幸……”

高湛捧匣,躬身而上,梁帝龙颜无变:“……先且下去,朕有文书处理,今夜不招侍寝。”

殿门嘎吱合上,长明灯烛心一线,颤颤。

两列灯火氤氲,沾染龙椅上那人多年将养的白皙皮肤,如冷玉,黑袍金里红底,三色层叠的华服,包裹其上,偏生衬得更是似寒山初雪了。

握着朱笔的指节,是冰雪覆盖下的长竹。紧蹙的是掠雪惊鸦的眉峰,冷漠的是冰封幽潭的眼眸,掩在睫下的是天凝地闭的睥睨也好,凛若冰霜的薄情也罢……

或许是累了,色浅的薄唇终于触上杯沿,温润的茶水点湿唇瓣,便消融了唇上的冰雪……

寒梅初放,唇色添艳。

茶杯打翻了,将玄龙衣袖湿得更深。茶水从冷色的指尖,滴滴滑落在文书的批红上,犹如冰雪初融,洇开一片春色……

暗里有谁叹了声:

冷处偏佳。

 

再次挣开眼时,眼前是一片黑暗。

绢布摩擦眼部皮肤的触感,柔滑得惊心,下意识抬手想扯开,只觉手腕一紧,被缚在身侧,动弹不得。

鼻息变得焦灼短促,随着愈渐忐忑的心跳,慌乱如散沙。挣扎中,手心所触的什物甚是熟悉,凹凸坚硬,呈现龙头的形状——

萧景琰些许平复了焦躁的心绪。

是了,他现在还坐在那张龙椅上。

那张武英殿的龙椅上。

 

“陛下,您醒了。”

灼热的气息从耳侧脖颈溜窜而上,措不及防,让萧景琰一个颤栗。

那声音恭谦平顺得紧,如同从掩埋的土地下蔓延出来的一样,模糊不清。

估计那人戴着面罩。

萧景琰抿紧唇,忍住从耳边蔓延的麻痒,冷静下来。

“特意蒙住眼睛,却还戴上面罩遮掩声音……你是朕认识的人吧。”低沉的喉音带着方睡醒的黯哑,像抚触猫的背脊般舒爽。

手腕内侧被什么划着摩挲,是手指,隔着一层布的手指。还不待萧景琰惊讶,耳边一声轻笑:

“或许吧。陛下如此圣明,就没想到,这也可能是故意捏造为熟人的假象吗……”

镜中花,水中月,真真假假。

到底是谁侵入这守备森严的帝王大殿,又是为了什么将他缚在殿中——

为命?

他喝茶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为财?

笑话,要财要权,千千百百的计策,偏偏要选下下之法。

……

最可怕的不是势欲熏心,而是完全无法预测其所求所想。

细密的汗泌上脊背,黏腻不适,被缚的视线所及之处的黑暗仿佛延伸出粘稠的影子覆盖在身上。

萧景琰舔舔干涩的唇:“说吧,你想要什么。”

 “是啊,要什么呢……” 视线黏着在那一点红舌上,仿佛被吐信的蛇纠缠住了注意,连思考都有些迟滞了,“……陛下,我要这江山可好?”

萧景琰一愣,哈哈大笑。喉音颤颤,飞扬跋扈的持傲,天之骄子的威尊,在低沉悦耳的笑声中,尽是嘲讽和不屑:

“你若真拿的走,拿走试试吧。”

即便他萧景琰今日血溅殿上,江山易主,也是他萧家的皇子皇孙。大梁天下,不是凭面前那人的一己之力,夺得走、杀得完的。

冰凉一点触及喉结,萧景琰下意识断了声,细觉喉间一点,没有想象中如刃的冷利,倒是绒软得如尾羽一般。

朱墨印下的痕迹,在颤抖的喉结上,无暇的脖颈上,惊心夺目,如一星火,点燃在萧景琰起伏的喉头上,也点燃在执着梁帝披奏的朱笔,点在梁帝喉上之人的脐下三寸。

“我怎么舍得……”

一声喟叹,离耳侧敏感的皮肤远了,而喉上的湿软,随着喉咙游走而上。

凉痒感威逼下,萧景琰下意识随着笔尖移动缓缓仰头,让朱红的墨迹勾勒出脖颈到小巧下巴的诱人弧度——终于点将在唇心,止步不前了。

“……我怎么舍得拿走你的江山,你把一切都给它了。”

笔尖描摹薄唇的形状,占有唇上的每一寸敏感的皮肤,撩起酥麻。萧景琰正想抿唇,被挟住下巴,维持唇角微张的形状,因为强忍笔尖抚触的瘙痒,而不禁轻颤如风中一叶,唇上的朱墨,便如叶间那点胭脂色的花。

“……所以陛下,作为江山的替代,把您给我吧。”

 

【最后warning,凌辱play有,吃得下?点我】


眼前的布滑落开,萧景琰抬起失神的双眼望向光明处——

眼前,是一盏放得极近的长明灯。

殿门紧闭,没有打开的迹象。

大殿外,依旧暮色至深,唯余殿中立柱旁的两列长明灯,闪闪烁烁,将龙柱参天,高深宽广的静谧大殿照得灯火通明。

 

 

 

————————————全文完————————————————

虐到不负责。

评论(48)

热度(169)

  1. towerloom熊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