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纸

如果哪里都有光,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蔺靖蔺】蔺少阁主有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姿【完结】

Warning:阁主,单,后天,性转;OOC,轻喷;打tag是门技术活

 【前文链接

————————————以下正文——————————————

 

(六)金风玉露一相逢

 

蔺姑娘风风火火赶回苏宅,闯进梅长苏的寝室,抄起花瓶就要往梅宗主身上砸,被黎刚卫峥一左一右扯着臂膀,再加个护在面前的飞流,这才揽住:“梅长苏!你上次说是要跟景琰说我身世可怜,实际上谎称你我有姻亲之约吧!你到底什么打算!”

梅长苏懒懒散散一挽貂皮:“蔺姑娘,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带你出阁前老阁主千叮咛万嘱咐,将你托付于我,我怎敢让您私自订婚呢?我不行,景琰就更不行了。”

蔺晨倒吸一口气——是她天真了,梅长苏,曾经的林殊,打小和靖王殿下一起长大,青梅青梅自不必说,还是个重度水牛控!养了十八年的水牛,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别人给吃了呢!呸,说不定她以后还得叫他小叔子……

蔺姑娘放下花瓶,长叹一口气:“黎刚,笔墨伺候。”

黎刚拿来笔墨问:“蔺姑娘您要写什么?”

蔺姑娘微微一笑:“写贺信和礼单呐?既然梅宗主要娶我,聘礼当然不能少。江左盟和琅琊阁联姻,自然要昭告天下啊——啊,对了,给云南穆府也通个信吧。”

“咳咳咳,”梅长苏青着脸,“黎刚,下去让厨房把府里的鸽子都烤了。”

“哼,长苏啊,我记得穆小王爷还在金陵吧,你是不是要把他也烤了啊?”

梅长苏握紧袖子,冷笑:“蔺姑娘,琅琊阁来的变回男儿身的方子已经来了,蔺姑娘若要纠缠,这方子……”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梅长苏,你可要想明白,这方子我一时得不到,自有其他方法得到。但这成婚的消息一旦放出去,可就叫天天不应了。我劝你赶紧找萧景琰证我清白!”

“蔺晨,你也要想清楚,这消息你若敢放出去,我就敢堵截,到时候,咱们是不是该拼一拼,是琅琊阁的鸽子飞得快,还是我江左盟的侠客杀得快?”

堂堂世间龙凤,一个江左盟宗主,一个琅琊阁少阁主,大眼瞪小眼,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即将展开一场血洗江湖的生死搏斗——

才怪。

火还没点燃,一纸诏书将梅长苏召进了皇宫,接下来,金殿对质,一杯毒酒,太子倾杯……梅长苏林殊的身份,终究被萧景琰知道了。

 

蔺晨和黎刚守在皇宫门口,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吱呀——”皇宫门开,萧景琰骑着骏马如风般霹雳而过,朝皇城门外冲去。

蔺晨那一声“景琰”被堵在了嗓子眼,还没说出,梅长苏在列战英的搀扶下,从殿里走出来。

梅长苏惨白的脸色,发虚的身子再不容蔺晨多想,蔺晨咬咬牙,尽量将方才瞥见的萧景琰眼眶盈着的水汽忽略,上前接过梅长苏苦笑道:“让你装,吃瘪了吧。”

梅长苏却推了一把蔺晨:“去帮我看着他……”

“你的身……”

“还有晏大夫,”梅长苏望着远处萧景琰一往无前的身影轻笑道:“姓蔺的,这次便宜你了,若还哄不好,就别回苏宅了。”

 

 

 

暮色四合,群星初上,恰似滴滴银泪,垂在夜幕之上,欲滴欲落。

蔺晨的马终于在湖边截住了萧景琰的马。那骏马被一路催促,早已气喘吁吁,一停下来,便再支撑不住,倒将下来,连同马背上的人。

“萧景琰!你不要命了!”蔺晨连忙跃下马背,将人揽护在怀,两人跌落在地。萧景琰抬起头,却并非如蔺晨所想般泪萦满睫,倒像在沙场肃杀下来一般,满眼血红,反倒更是触目惊心了。

“我没认出他来,除了我,除了我,没认出他……”

“景琰……”蔺晨想去握他的手,触到才发现,那人握紧双拳,连指甲都陷入皮肉,从手心渗出血。

“母亲知道,蒙挚知道……霓凰也早发现了……”萧景琰望着蔺晨,低吼,“你呢,也知道吗?”

怒目圆睁,仿佛急于厮杀露出犬牙的狼,落在蔺晨眼里,却像是受伤的鹿,绷紧身子,生怕被人闯入内心柔软的一处。

知道,早知道了,最早知道,最早瞒你……

萧景琰挣开蔺晨的手,后退几步,一拳砸在土地上,又嫌弃湖边泥土的湿软,一拳砸在岩石上,尖利处划破皮肉,几近折断指骨。

“萧景琰,瞒你的是我,你要打,打我啊!”蔺晨扯住他的手腕,想制止他的动作,却被萧景琰抽回手,往更旁边躲闪,蔺晨发了力,欺身而上,用力将萧景琰抵在地上,剪住双手制在头上。

萧景琰僵在蔺晨身下,咬着唇,强忍的热泪灼烧他的眼眶,他睁着眼一眨不眨,仿佛怕一眨眼就要将脆弱不甘悉数落下了,生生将它们束缚住,蔺晨的心也连同它们一起被束缚得发紧发疼,无奈羞恼一涌而上:

梅长苏啊梅长苏,说什么哄人,再哄下去,这人的心就被自己锁死了。

“萧景琰,我是瞒了你,瞒你的还不止这些,”蔺晨望着萧景琰,背映着漫天星华,“我和梅长苏没有婚约,梅长苏那么告诉你,不是为了骗你,瞒你,而是因为,我是男儿身。”

萧景琰愣住了,卸了全身气力,就连忍住眼泪都忘了干净,决堤般涌了下来。

蔺晨本觉着萧景琰哭出来好,没想到真哭出来,自己反而更加手足无措了:“景琰,我不是故意瞒你,可若我告诉你我是男儿,你不喜欢我怎么办……”

“……你,那,那,是假的……”萧景琰眨巴着朦胧泪眼,半天挤出一句话。

“什么那?”

萧景琰红了脸,咕噜着眼睛瞥一瞥蔺姑娘锁骨以下,腰腹以上的某个地方。

蔺晨眯眼一笑:“景琰,你要自己确认一下吗?”

男女授受不亲!

还不待萧景琰摇头就被揽入蔺晨的怀抱。

柔软温暖,带着药香,绸缎被眼泪湿了大半,隐约能听到那人沉稳的心跳,萧景琰脸颊发烫,连哭都忘了。

蔺晨抱着萧景琰开始从头讲自己变成女儿身的始末,萧景琰安静得听着,两人维持这个姿势,在星空下湖风中,一刻即永恒。

“……景琰,知道我是男人,你还会喜欢我吗……”前因后果讲完了,蔺晨终于把内心埋藏的小九九忐忑不安地吐了干净,随即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桃花眼一眨不眨凝视着萧景琰,“即便你不喜欢了,我也要告诉你。萧景琰,你,我追定了。而且,蔺晨以后绝不瞒萧景琰,无论什么事,无论什么人,天地明鉴,我蔺晨的,便是萧景琰的。”

那人在萧景琰眼里背负起了漫天星辰,而那人眼里只有怀里的萧景琰。

萧景琰那双眼,被晃了昏花,将原来藏起的所有眼泪,都在蔺晨怀里流了干净。

 

 

(七)柳暗花明又一村

 

金陵城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当朝太子殿下,终于成婚了。

而新娘只是江湖中无官无爵的草莽人家。

金陵百姓无不感叹麻雀一夜变凤凰,而太子殿下更是用情至深,竟能顶住重重压力,让陛下赐婚,当然这背后,梅长苏搅弄风云,功不可没——麒麟才子的美誉更是家喻户晓,万古流芳了。

据某知情人士称——你们这群凡人,才不懂真正的真相!大婚当日,他偶然瞧见了新娘霞帔下的容颜。

惊鸿一瞥,惊天地泣鬼神,那等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姿,是祸国殃民狐媚众生的主啊!

大梁朝廷被女色蒙蔽了!

 

而大婚第二日,太子殿下一大清早,衣衫不整逃出了婚房,一路抽鞭跑到了苏宅避难。

萧景琰进来的时候,梅长苏正悠闲喝茶,突然被人扑了满怀,犹如被牛顶了腰腹,差点咳出一口血水。

“景琰,怎么了……”梅长苏到底是怜惜昔日好友,定睛一看,只见眼前的太子殿下红着眼眶,从衣领和袖口露出的皮肤上,印着暧昧的红痕。

“小殊,蔺晨明明说不瞒着我的……”

“她还瞒你什么了?”

“谁知道只要成了婚他就变回男儿身了……还有,”太子殿下红了一张俊脸,“男人之间真要那么做吗……”

噗咳。

梅长苏喷出一口茶。

“夫君~~~~~~”

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娇滴滴,温润如玉的——男声。

“蜜月还没渡完,你到长苏这儿干嘛,跟我回去吧……”

 

咳咳,恭喜二位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梅长苏今天觉得自己又折寿了。

没事儿,听说霓凰郡主最近好像从云南上金陵来了。

听说郡主前段时间被泼了一盆水,变成了男儿身,要来金陵寻医访药呢!

哦,听说她,不对,他还带了了几车嫁妆。

可怕。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44)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熊纸 转载了此文字
    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