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纸

如果哪里都有光,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蔺靖】蛋奶羹(肉,一发完)

warning:深夜发车;angry sex;半强制;纯肉;dirty word

几个小时随便写的,不好吃锅我不背。

————————————————————————————————

元祐元年,先帝崩。

新帝就任以来,夙兴夜寐,劳顿无息,食不下咽。

宫人不敢言劝。

时值盛夏,夜短梦长。

客自远方来,所携无他。

唯一碗蛋奶羹。

【不适者误入】

良宵苦短。

翌日,帝称疾,宿御书房,未早朝。

二日,龙体转安,胃口大增,然绝不食咽蛋奶羮。

三日后,南海佚名氏献黄花梨于帝。

遂后,帝绝不夜宿御书房。


——————
私以为这篇肉已经很清淡了。

原本打算做雪梨蛋奶羹的

别问我为啥要放雪梨

评论(3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