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纸

如果哪里都有光,反而什么都看不到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蔺靖】丑将军与美人儿 第二部(试阅)【一】

第一部走链接,【前文链接】懒得看的,这里简单交待一下前情: 

十几岁的蔺少阁主和出兵东海的靖王相遇了,两人没见着面就污了。

蔺少阁主最后还是见着了靖王殿下的脸,而靖王殿下不仅连脸都没见着,还不知道蔺少阁主的身份。

   说我前情写的不好我有罪。然而写个简单概括真心麻烦,就酱吧!

 

   虽说写的是蔺靖,但其实是为了满足我写沙场靖王的私心。

   不求吸粉,同乐就好。

   日更,进度慢。

——————————————以下正文————————————————————

 

 

夜秦与大梁的边境小城,筒关。

筒关,原名铜关,自从夜秦归顺了梁,就改成了筒关。

为啥叫这名儿,谁也不明白。

倒传出这么个说法儿——金字旁铁器杀气重,得消了去煞。再加上个竹字头,便是山清水秀的一等好地界。

明明入了秋,天气依旧是不咸不淡浑浑噩噩的湿,黄混混的尘沙袭了满天,卷着太阳也黯淡无光。

虎子伸着舌头蹲在路边,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

“虎子,蹲那儿学狗呢!”

崔莺儿过来拎着虎子后衣领想让他站起来,虎子赖着地上不动,就差四仰八叉躺着了:“莺儿你别动,我这又热又无聊呢,就让我蹲着。”

崔莺儿抬脚就给了虎子一屁股:“给老娘站直喽!没大没小的,叫娘!你在这儿蹲着倒是清闲,让老娘一人拦车子吗?不孝子。”

虎子哼哼几下站起来,揉着屁股嘀咕:“这天,这时候,这地方,哪来的车啊。”

“刚刚不就好几辆嘛!”

“拦下来了吗?”

崔莺儿又给了虎子一屁股,虎子咂咂嘴往驿道上一站,左左右右地瞧。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崔莺儿蹲下来,望着灰蒙蒙的天,“一个弱女子一个小屁孩,怎么就是没人接济呢。”

虎子强压下骂自己娘的冲动,换言道:“你也不看看你去的哪儿……”

“啊,车!”崔莺儿站起来,朝远处晃晃悠悠驶来的一辆车挥手,那辆车在娘俩边上停下,一匹老马,拖着一辆破马车,赶车的是个穿着轻甲的男人,瞎了一只眼,用好的那只上下打量崔莺儿,半晌无语。

“去臧头山吗?带我们一程。”崔莺儿挤着笑脸问。

那赶车的又把崔莺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朝马车门帘努努嘴,示意娘俩上去,崔莺儿刚要跨上车,衣袖一紧,见虎子拽着她的衣袖:“莺儿,咱别去了。”

崔莺儿又拎起虎子的后衣领作势要把他拉上车,虎子蹲下来,大有趴地上耍赖的趋势。

那赶车的全然不在意那蹲在地下的小孩,一鞭子就要打在马上——

“等下,也捎我一程。”

温润如玉的一声让拉车的止了鞭,崔莺儿和虎子回头看,正见着一位白衣的翩翩公子姗姗而来。

那公子生的很是好看,唇红齿白,眉目点漆,墨发披散,在荒凉的沙路上站着也有几分谪仙般的神气,身上没带着什么,唯有手中握着一柄玉扇。

赶车的看了他两眼抬手又要下鞭子,那公子忙上前几步凑近赶车的身边,往他袖子里塞了几两银子,赶车的掂量掂量,露出满嘴黄牙一笑:“你到哪儿?”

“到哪都行,我就跟着走一程。”

白衣公子上了车,虎子不闹了,娘俩也上了车。

 

掀开门帘,马车里还坐着两个女人,面黄肌瘦,披着头发不说话。三人找了离那俩女人远点的地方坐下,虎子自打上了车便垂着头没啥精神,从领子里掏出个陶瓷的玩意儿来,反复捣鼓。

“是埙吗?”白衣公子问。

虎子抬头看他,点下头,莺儿第一次见着自家儿子怯生,看了看那公子出尘的气质,大概明白了,便开口道:“我家男人留下来的东西,他在臧头山当兵呢。我和儿子去找他。”

那公子闻言一笑:“姑娘这么漂亮,我还当是姐弟呢。”

如此轻佻言语,这人说来那般自然,还颇叫人脸红心跳,崔莺儿面热,笑着和他聊开了,那边虎子一哼鼻子,仍旧捣鼓他的埙。

“不知道小兄弟听说过大梁战神吗?”

一声“小兄弟”叫的虎子也舒坦,虎子扬起下巴,不无得意地答道:

“披甲横纵八百里,朔寒上下九千兵。敌魁东西分身首,炎王天地总第一!

炎王的名字,在哪里都是响当当的!”

崔莺儿冷眉一挑:“小东西,又瞒着我偷去茶楼听书了?”

虎子缩了缩脑袋,蔫了。

白衣公子伸手展扇轻轻扇了两下:“要听炎王传,何必去茶楼呢?我知道的,可比茶楼的说书先生多多了。”

虎子眼神一亮,白衣的公子会意便徐徐道来:

“传说那炎王不仅一身武功绝学万夫莫敌,还精通军法谋略,制敌以智,兵不血刃……”

“你这说得都老掉牙啦,不就是东海一战,瓮中捉鳖,西厉一战,水漫金城嘛,有不有更新鲜的?”

“哦?那你想听什么。”

虎子嘿嘿一笑:“楚天云雨,春风一度——哎哟,莺儿,你打我做什么!”

“不羞不臊的东西。”崔莺儿瞪了自家早熟的儿子一眼。

“啥意思!自古美人配英雄,那么多说炎王的书,却偏偏没有儿女情长的,这不奇怪吗?”虎子一脸理所应当,挺起小胸膛回瞪他娘,“再怎么漫漫征途都会有一两艳遇吧?”

那白衣的公子听完虎子一番话,立马摇头:“恐怕没有。”

虎子一脸吃瘪:“什么没有,是你不知道吧!”

白衣公子神秘兮兮道:“你可知道炎王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虎子冥思苦想半天一击掌:“闻说那炎王眼似铜铃,鼻如牛,嘴红似火,宽额顶角,说是奇人天相,不如说就是丑!等闲女人见着他自然会退避三尺——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会为他的才能折服吧……”

白衣公子摇摇头:“你没见过他,自然不知道他有多丑。”

虎子不服气:“说得你见过似的。”

白衣公子轻摇玉扇:“说不定,今天,就能见到了。”


————————未完待续————————

日更三篇达成,我好佩服我自己。

评论(13)

热度(47)